一醉自救

踏雪乌蹄同人番外:吃蛋糕,还是吃你?


珞凇VS小乌的厨房场景

@云川漫步 

一发完糖,保甜!

被段x珞的be磕傻了。求求太太们,吃个草莓甜一甜吧!


ooc预警!


【全文请老地方见】

--------------------



周日。


闲适的午后。


珞凇终于下班,身心疲惫地打开了家门。


公司繁忙的事务让他连周末都未曾休息。

他换下皮鞋,将挺括的大衣挂在玄关后,便往里走去寻小孩儿的身影。


最终,他伫立在厨房门口,望见这样一番景象——


乌恒璟身穿一身小熊维尼的围裙,罕见地在厨房忙碌着。


他的面前,大大小小摆放了十几个透明的玻璃碗,有的里面盛着面粉,有的里面…就放了5个鸡蛋?


嗯?鸡蛋还要用碗来装?


珞凇倚在门框,望着乌恒璟一边用手指划着手机里的菜谱,一边嘟哝着克数往电子秤上倒白砂糖,柔声问道,


“打算,做什么吃?”


乌恒璟闻声抬头,看到是先生,开心道

“您回来啦!”


乌恒璟这一抬头,珞凇却噗地轻笑出了声——

他一眼撞见了乌恒璟精致小巧的鼻头上,无意中蹭了一抹白白的面粉,平添了几分俏皮。

珞凇抽了纸巾为乌恒璟擦着。


乌恒璟见珞凇笑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他害羞地低头道,

“这阵子工作太辛苦,我想做点好吃的给您。

打算,做个草莓蛋糕。

菜谱上说,得先做一个戚风蛋糕胚,这段比较难。

蛋糕胚做好后,再把奶油打发了抹上去,最后放上草莓就行了。”


“需要我帮忙吗?”

珞凇的声音很温柔。

这样的小乌,着实秀色可餐。


乌恒璟连忙道不用。

先生在,他会有些紧张。



既然不用帮忙,珞凇便负手闲晃着。


他随手拿起了乌恒璟放在碗中,洗好去了蒂的小草莓,尝了一颗,果然柔嫩多汁。


那草莓,宛如一个个红宝石,无须靠近,香甜果香便扑鼻而来,令人垂涎欲滴。

用牙齿轻轻一咬,鲜红的汁水沾在唇齿间,甜中带着微酸,让人从胃到心都清凉柔软起来。


珞凇不禁又吃了一颗。



他倚回到冰箱边,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小孩围着围裙在厨房中来回忙碌的身影。


当乌恒璟小心翼翼地将打发好的细腻稠密的蛋白霜与面糊混合,放入提前预热的烤箱中,又再三确认了定好时间和温度后,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想吃草莓吗?”


珞凇见小孩终于空闲了一会儿,柔声问道。


“先不吃。奶油还没打发呢。”

乌恒璟听了珞凇的问话,眼睛抬都没抬,便转身想要打开冰箱门,去取里面的淡奶油——


“先生让一下。”


乌恒璟这才抬头看到了立在门边的珞凇。



珞凇盯着自家小孩这认真专注的模样,

悻悻地,缓缓地挪开了身体…



待乌恒璟用电动打蛋器将奶油打发成纹路清晰,提起有小弯钩状,又对照了一遍菜谱,看了看觉得“这下应该可以了”时,

他终于将手中的碗放了下来,灿烂地对珞凇一笑——

“接下来就等蛋糕啦。”


他正对上珞凇深不见底的双眸。


咦?先生的眼神,为什么有些,捉摸不定?



珞凇悠悠地,揶揄般开口道,


“现在,可以吃草莓了?”


他却并不期待乌恒璟的回答。


因为下一刻,乌恒璟便被珞凇转身强压在了厨房大理石的料理台上,动弹不得。


“先生…”

乌恒璟小声撒娇地唤着。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压,但叫先生总是没错的。


“别动,我喂你吃。”

珞凇低沉而慵懒地说道。



嗯?不是吧。这姿势,是用...哪里吃?!

乌恒璟心里弹幕般一串啊啊啊啊啊飘过。

我还想快乐地吃蛋糕啊,不要啊!!



………

【省略一千字,全文请去竹子老地方】




“叮。”


烤箱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声响。


可乌恒璟,却好想,把蛋糕扔出去。








后来。蛋糕做的很成功。


戚风蛋糕组织蓬松,口感松软香甜,似云朵般轻柔。


上面裱了一层薄薄的奶油,点缀着碗中仅存的几颗小巧透红的草莓。


珞凇吃的很尽兴。




<完>




--------------------



小乌,你,好可口啊。


阿姨看了看手中的草莓,吃的,更香了。



彩蛋是ooc的原因,免费粮票即可获取哦~


这回,是真的没了。


躺平吃粮等竹子@云川漫步 




踏雪乌啼无责任番外:珞凇VS小乌和子良(7)


珞凇VS小乌1v1


今天送上可可爱爱蒙着眼罩的小乌哦~


前一章感谢捷子大大的梯子,评论区也可看哦。


本章全文请见竹子的老地方。


--------------------


“当你认为自己能处理好所有事情的时候,是否有想到我?”



乌恒璟被剥夺了视觉,他紧张而又急切地想象着先生将如何惩x他。


他聚精会神地等待着…



【老地方见】



“乌恒璟,将你完全交给我。”


珞凇的声音太富有磁性,好似灵魂的歌者吸引着迷途的羔羊。






他改天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行不行,到医生那里太丢人了...


要不然去黑阁?

那里什么都有,兴许有治这个的小药丸,借过来试一试?


乌恒璟丧气地思索着,睫毛乖顺地垂了下来。





珞凇的眸子很暗。



他拦腰将人抱着,大步走向卧室,将乌恒璟摔在舒适松软的大床上。




一夜春光。





月光下,


珞凇轻柔地拿起乌恒璟蜷在被窝里的手,小心地为小孩上着药。


望着乌恒璟安静的睡颜,珞凇的嘴角勾起了笑。





<番外完>



---------------------



原本只是两个小家伙跪在地上的小脑洞,

没想到竟然唠唠叨叨2w字,才把这个坑填完。

我可能,确实,有点强迫症…



免费粮票可解锁1.2k字大彩蛋哦!

是第二日小乌回忆前一天遭遇及哭唧唧地被珞凇回锅~


不敢放到正文,因为...

珞凇先生的所作所为,有些不太能看...




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小心心小手手和评论粮票!!!


接下来我要快乐地做一枚躺平吃粮催咕咕的小透明啦~


表白正主@云川漫步 

哝,你家的儿子,还给你!




踏雪乌啼无责任番外:珞凇VS小乌和子良(6)


珞凇VS小乌1v1


收获一份有尾巴的小乌哦~


好啦好啦,我不装了。我不是清水宝宝。


请在无人区观看。


--------------------



【不全!全文请去竹子老地方】



那尾x巴,

是几分钟前珞凇亲手放进去的。


珞凇等乌恒璟乖巧地用一只手脱了家居服后,便去旁边的柜子中取了两个盒子,一大一小,在乌恒璟面前一一打开,淡道,


“前阵子太忙,确实对你有些疏忽。

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权利。”



“选狐狸,就直接放进去。

选兔子,则许你把规矩取下来。” 


珞凇的语气,好似在谈论明天中午想吃哪道菜。



...




乌恒璟被剥夺了视觉,世界陷入一片漆黑。他一瞬间有些惊慌,想要左右寻着。


珞凇察觉到乌恒璟身体的紧绷。


“我在这儿,跪好。”

珞凇低声安慰道。



“腿分开。”珞凇命令着。



“接下来,

是这些日子,你对我欺瞒的惩x。"




“当你认为自己能处理好所有事情的时候,是否有想到我?”




--------------------



























下集预告:




“小乌,你很迷人。”


珞凇情不自禁道。





...


乌恒璟哭哭唧唧地低声道,

“刚才您好凶……为什么,您不亲自打我?”


珞凇玩味地看着地上那两滩污x,又低头瞧了瞧怀里的小人儿。


他没有说话,但眼神不言而喻。




----------


小乌向亲妈@云川漫步 发出灵魂拷问:

什么时候我才能持久一点,让先生尽兴?



感谢所有送粮票和评论的小伙伴!爱你们。



一切赞美,请给正主@云川漫步 。

毕竟,我只是一枚卑微无助想吃粮的小透明。







送大家真正的彩蛋:



这尾巴,

是你们这些爱小乌的阿姨们一条一条捐助的,


凇哥压根没花钱买。




踏雪乌啼无责任番外:珞凇VS小乌和子良(5)


珞凇x秦子良和乌恒璟双打




珞凇抱臂站着,淡道——

“你们,还有什么其他事情,要向我交代吗?”


乌恒璟刚刚被先生温柔地喂了水,又用热乎乎的毛巾擦了脸,情绪逐渐平复了一些。


他听到了珞凇的问话,心揪了起来。

他偷偷地,向秦子良那边瞄了一眼,正对上子良哥满是担忧之色的眼神。

乌恒璟咬着嘴唇,思索着没有回话。


珞凇将两个小家伙不安分的动作尽收眼底。


“子良,你是哥哥,你说。”

珞凇淡道。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秦子良觉得珞凇刻意在“哥哥”二字上加了重音。



“学校的事,应该没什么了。”

秦子良的回答很是艺术。


“公司的事,子良会帮小乌处理好的。”

他的声音很安静,隐隐有种回护的味道。


珞凇听罢,意味深长地,望了秦子良一眼。


秦子良的心蓦地一沉。

他知道,自己那点小心思,在珞凇面前早已逃遁无形。


他看到珞凇将放在书桌上的藤条重新拾起,自顾自地两手把玩着,缓道,



“是谁教你,在我面前,也敢虚与委蛇?”

珞凇的声音,很沉。



秦子良吓得打了一个寒噤,他连忙向前一大步,跪到了乌恒璟身边。



乌恒璟听着耳边先生那令人心悸的语气,心里慌了。

若是让子良哥再因为他,被安上撒谎欺瞒的罪名,他可这辈子都没脸面再见子良哥了啊。


想到这里,乌恒璟便什么也顾不上了,破釜沉舟地大声道,

“凇哥对不起。

公司那边,是我之前看好的私募股权项目出了点状况。

有消息传出了财务造假。前两天,监管发了个问询函,集团内部审计也在查。”


乌恒璟顿了顿,轻声哀求着——

“我以为我能处理好的,就…就没敢告诉您。

一切都是我自作主张,不管子良哥的事啊!”


珞凇默默地听完他的解释,手上的藤x却并没有放下。


他好整以暇地倚在书桌旁,转看向跪得乖巧的秦子良,淡道,

“你怎么看这件事?”


秦子良端端正正地跪着,恭恭敬敬地答道,


“子良猜测,这次应该是因为内审部和投融资那边不和导致的。


之前将钱斌从战投部调到内审,新换上王飞时,虽然表面上各部门不动声色,但毕竟对于钱斌来说,从一线业务部门调到中后台,即便职级上有抬升,还是算明升暗贬。

跟着他的一帮人,哪个心里不是明镜似的,各有各的心思。


这个项目,尽职调查时子良看过那些材料,没有问题。目前,是不是财务造假还两说。

退一步讲,即使是财务上有瑕疵,这事充其量定性为一个投资失败。

项目才刚融到B轮,公司投入的资金也并不多,远不至于闹到监管那儿、全公司上下沸沸扬扬的程度。


这样的声势浩大,肯定是有人,坐不住了。”



乌恒璟听了子良哥这番说法,不由得一惊。

果然,自己还是太嫩了,人心的险恶远不是他能揣度的。



珞凇静静地看了秦子良许久。



直到看得秦子良小心脏扑通扑通、七上八下,心里拿不定主意时,

珞凇才将目光从秦子良身上收了回来,缓缓开口问到道,


“既然局势认识得如此清晰,

下一步,你们打算怎么办?”


秦子良定了定心神,认认真真地答道,


“先从最棘手的开始:

监管那儿,之前我处理过一个证券司法案件,有认识的朋友,虽然不在同一个组,但应该能帮得上忙。问询函诚恳答复回去后,我就去打听摸摸人脉。

外部媒体那儿,我已经找了几家熟络的朋友提前打了招呼,即使接到了举报信他们也不会声张。


公司内部,钱斌内审部那边就让他们查。

过会也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看他能把多少人给连带牵扯进去。

投资部里有几个人有点问题,虽然不敢100%肯定,但还是要让小乌做下组织架构调整,敲打敲打。

这个股权项目我会再找会计事务所的人一起去现场调查,如果真的有问题,也就认栽了。


最重要的,还是要在公司内部把这件事压下去,不要让其他高管和同事们对小乌的能力和人品产生什么不好的联想。”


秦子良规规矩矩地陈述完,想了想没什么再要补充的,便低下脑袋,严阵以待地等着听珞凇发落。




珞凇饶有兴致地望着秦子良。


良久。



他终于把手中那令人心颤的藤x轻轻放回到书桌上,缓缓吩咐道,


“这件事,就按你说的去办。”


珞凇顿了顿,复又道,


“虽然事后被人摆一道怪不得你们,但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却不第一时间来告诉我,若是公司声誉受损,你们担得起?


最近,将三年内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案例汇编手抄一份,作出心得批注。

我不论你律所的事情有多忙,半个月内,连同你的检讨和未来三个月的工作计划一起,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不是觉得我管你管的少吗,接下来这段时间,我奉劝你小心行事。”



秦子良舔了舔嘴唇,乖巧地应下——

“是,子良知道了。”


珞凇又看了他一眼,淡道,

“身后的伤并未破皮,这两日正值周末便不必上药了,算是个警醒。”


秦子良低下头乖乖哦了一声。


“很晚了。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就先回去吧。”

珞凇吩咐道。


秦子良听了这话,一脸担忧地望向小乌,想硬着头皮再求求情,却见珞凇已不再看他。

他想着凇哥下手还是有分寸的,他也不好再继续插言。便只能起身应了——


“是,谢谢凇哥教训。子良先回去了。”




珞凇看着面前被秦子良贴心关好的房门,他向前踱了两步,在乌恒璟面前停下。


乌恒璟见书房里只剩他们两个人,一直咕嘟咕嘟冒泡的的心是怎么也绷不住了。


他小心翼翼地,低声唤了一句——


“先生。”


珞凇听罢,朝乌恒璟伸出了手。

他手心朝上,手指微微卷着,似乎在要着什么东西。


乌恒璟刚才哭得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脑袋里乱七八糟,看着珞凇向他伸出手来,以为是先生终于大发慈悲,要将拉他起来。


他将右手往先生温暖的手心一搭,微抬着膝盖,想要借力站起身来。



这下,

轮到珞凇皱眉了。


他并未顺势拉乌恒璟起身。



珞凇看着地上梗着脑袋,皱皱巴巴团成一团的小人儿,终于悠悠地开了金口——


“规矩呢?”


这时,乌恒璟才恍然反应过来。

什么嘛!怎么这时候了,还这么凶啊。


但他不敢不听话。他将右手伸进了家居服的口袋,羞x着脸将小巧的遥x器乖乖地递到珞凇的手上。


珞凇随手将开关调到了低x档。


身后的小玩意儿x肆x跳x了起来。不算太难忍。

但久违的酥x麻x的感觉还是让他不禁呜x出了声。



“还敢教唆子良帮你一起欺瞒,嗯?”


珞凇的大手捏住了乌恒璟的下颌,他用了些力,让乌恒璟微微抬起了头。



“我之前电话里怎么说的?如果撒谎,要如何?”


珞凇的声音很危险。






“要...要两张x嘴一起罚。先生。”




--------------------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和评论的小伙伴!

你们太热情啦!爱你们,亲亲😘。



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第一章的坑逐渐填齐了。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下一章…我看了看写的大纲。

 大概,只能,老地方见了。


预告:耳…光play?…



迷你版不要钱彩蛋:

小乌:我终于不哭啦!我…… 唔。完了,速度有点快,这样我怎么陪先生一起啊啊啊啊!!




@云川漫步 再不救你儿子,他就要被珞凇这个腹黑大灰狼吃干抹净啦!




踏雪乌啼无责任番外:珞凇VS小乌和子良(4)


珞凇x秦子良和乌恒璟双打


4k+狠拍预警!


你们期待的太平洋来了。


小乌,亲阿姨写这章的时候,心都是颤着的。



小乌: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呜呜呜呜呜呜,妈妈,救我!@云川漫步 


----------------



“重来。”

珞凇淡道。



见竹子的老地方。



全程高能。

没什么好摘要的。






珞凇抱臂站着,淡道,

“你们,还有什么其他事情,要向我交代吗?”


---------------
























不要钱的小彩蛋:


后阿姨:凇哥,大家都反馈,你打小乌打得太狠了。小乌还是个孩子。


珞凇:我没有动手打他。


后阿姨:额,这,倒也是实情。但,还不如动手打他呢。


珞凇:还有其他事吗?


后阿姨:您对子良那么温柔,为什么对小乌这么凶呢?


珞凇:子良已经大了,为人处世有分寸,偶尔提点下便是了。小乌还是孩子,有些毛病,见到一次便要罚到他再也不敢犯,这才能起到教育的目的。


后阿姨:可是,既然都罚完了,便可以去亲亲抱抱了吧。


珞凇扬眉:谁说,罚完了?





小乌听到这句话,直接摔坐在地板上,不顾形象地放声嚎哭起来。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云川漫步 一切赞美,请给正主。

我只是个老福鸽小透明。你们的热情震惊到我了 哈哈。



踏雪乌啼无责任番外:珞凇VS小乌和子良(3)


珞凇x秦子良和乌恒璟双打


继续拍 预警

【清水宝宝怎么发都发不出来。

请走竹子老地方】


---------------------

接下来,请欣赏:两个小朋友,是如何在严主珞秉寒的眼皮子底下,一个走神到爪哇国,一个走神到南太平洋的。

----------------------


“走神?”

珞凇的声音很淡。



【全文,请在竹子的老地方见】




珞凇将平板电脑支在乌恒璟面前的地上。

他将二指宽的乌黑檀木戒尺递给乌恒璟,让他右手执着,冷声道,



“既然刚才问话答不上,我许你现在通读全文。


左手撑平了,按照我刚才的力道,自己打。


一句话一板子。


轻了,躲了,便重头开始。”


--------------------


小乌:好期待先生亲自落板子啊。

珞凇:自己打。


子良那段,算是有感而发吧。

这个世界复杂凉薄,谁不想偶尔有个依靠呢?


子良是个心思细腻的小孩,这种小小吃醋的情绪很细微,但珞凇精准察觉到了。



希望我能表达出这种感觉。

起码,我对自己能写出这章,表示满意。



下一章预告:乌恒璟单人solo:我是如何哭出一个太平洋的。



喂,正主吗@云川漫步 ,你家的儿子们都哭懵了,快来救救他们啊。




踏雪乌啼无责任番外:珞凇VS小乌和子良(2)


请欣赏珞凇X秦子良和乌恒璟双打


拍  预警。


衣服穿得好好的呢。求老福鸽儿手下留情啊。


------------------

你们的热情真的震惊到我了!

赶紧再肝一些出来,先让大家看到拍。


------------------


书房中,地暖开得很足。


珞凇问过话,便起身走向书桌前,修长的双腿交叉倚靠,抱臂等待着。


乌恒璟小心翼翼地地吸了吸鼻子,沉香甘甜的韵味缕缕飘入鼻腔,令他安定下来。


当前这个架势,就是胆子再大,他也不敢说什么“这些天我勤勤恳恳,学业事业两不误了”。

更何况,只要一在珞凇面前,乌恒璟就秒变为脆皮本皮。


珞凇一个眼神就能把他吓哭,更别提之前那通电话里明晃晃的威胁了。



乌恒璟看了一眼身旁受他连累的秦子良,鼓足勇气硬着头皮说道,

“最近学校临近期末考试,公司事情又多,有一篇经济法的论文实在没时间写了,就…就想让子良哥帮忙。”

乌恒璟说到这里,声音提高了些,急促了起来,

“子良哥一开始不答应的,说自己的功课要自己写。但是耐不住我一直央求,他就帮了我。他还教导要把这篇论文的内容都消化掉,转化为自己的知识,并坚决下不为例。”


乌恒璟说到这里,可怜巴巴地抬头望着珞凇,举戒尺的手臂已经在不受控制地大幅度颤抖。



“哦?既然子良如此叮嘱,那我问你,这论文中论述了政府失灵的因素主要体现在哪几个方面?”


珞凇静静地看着已然跪着左摇右晃的乌恒璟,淡淡问道。


乌恒璟沉默了。


那篇论文,秦子良通宵帮他写完后,确实吩咐过让乌恒璟务必看熟,以免后续麻烦。

但学校功课紧,公司事情多,现阶段让他在书房中原原本本地背出来,是不可能的事情。



珞凇思量着,举了一个多小时,按照小乌的体力,差不多是极限了。


他拿起了乌恒璟手上的戒尺。

下一秒,凌厉的一板子横贯地敲在了小孩双手的手心。


“啪。”


乌恒璟常年绘画,手心娇嫩,珞凇这一板子又没有收力,一下直直疼到了他的心里。

他疼地弓下了身子,却想起之前立过的规矩:


在惩x时,自己全身上下都属于珞凇,若是违反规定碰了,珞凇便会让他再也碰不得。


他不敢揉搓,只能小幅吹着气,手心上浮起的红x昭示着珞凇当前的怒气。


“署上你名字的论文,就是你的了吗?乌恒璟,学术造假,是要除籍的。”


珞凇语气冷酷,不留一丝情面地斥道。


乌恒璟很少听到珞凇这样厉声的训斥,羞愧地垂着头,不敢搭话。

他害怕抬起头来,看到珞凇对他流露出失望、冷漠的眼神。

他怕极了那种眼神。



珞凇将戒尺放在书桌上,不再看向乌恒璟。

他拿起一旁黝黑的藤条,轻点了点桌面。吩咐道,


“秦子良,过来。”


秦子良心中警铃大作。

根据他丰富的挨训经验,这样连名带姓的称呼,自己从来都没什么好下场。


他掐着大腿,急忙站起了身子,稳住步伐走到书桌前。

但…

让他在比自己年龄小这么多的乌恒璟面前,伏下身子趴在书桌上挨打,即使珞凇没有要求他褪xx,这个姿势,还是让许多年没有接受过正经教训的秦子良感到难堪。


正当秦子良杵在那里,犹豫不决的时候,乌恒璟急了——“凇哥,都是我的错,别打子良哥。”


秦子良心想,完了。


即使从未受过这样的双人惩x,但秦子良也知道,这种求情在珞凇这个规矩大的严主面前,必然是违反规矩的。


但珞凇并没有搭理乌恒璟。


他用藤x轻戳了戳秦子良的腰窝,淡道:


“跟他说说,为什么打你?”


秦子良早已不是那个青涩的少年,现在的他,已能够坦然地面对自己的错处——


“作为哥哥,在小乌过来让我替他写论文时,我正确的做法是,帮他梳理知识和思路,辅导他独立完成论文。如果他时间很紧,首先要做的是和他一起理日程,排清楚轻重缓急,能做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而不是省事直接帮他完成。

这是在帮小乌作弊。

子良,偷懒了。”


说罢,秦子良便俯身伏在了桌子上,静静等待着珞凇的宣判。



“十下。乌恒璟报数。”



嗖,啪。

“一。”


乌恒璟听到珞凇要他报数,脑中一片空白,但身体却先于大脑执行着指令。

后知后觉才红了脸,子良哥因为他导致的错趴在桌子上挨罚,还要自己来报数。

这…

也太羞x了。


嗖,啪。

“二。”

乌恒璟意识到这一点后,报数的声音小了些。


下一秒,珞凇狠厉的三下不喘息地嗖嗖落下。


警告之意甚浓。


乌恒璟吓了一跳,连忙跟上——“三,四,五。”

声音略大了些。


五下,只在秦子良优良的运动裤子上打出了一道凹陷的白痕。


秦子良已经许久没有受过珞凇的正式管教。

上次珞凇亲自动手,还是很多年前他企图自杀,珞凇为他破了例。


如今,他伏在书桌上,当下的情形却不允许他分哪怕一点点神。

他不敢乱动,在乌恒璟面前也不好意思发出声音,但双腿小幅度的颤抖和鼻尖上的汗珠却昭示着这场惩x有多难熬。


嗖,啪。

第六下,还是打在同一条痕迹上。


“六。凇哥…”

乌恒璟忍不住了。


他知道珞凇规矩大,若不乖乖报数,还指不定为子良哥带来什么惩x。

但他看到了平时温和谦逊,总是对他噙着笑的子良哥,现在眉头紧锁,全身的力气都在艰难地维持姿势,额头上都是冷汗。

他试图小声地唤着。


珞凇停了停手,看向乌恒璟。


更狠的一下落在了秦子良的身后!


这下太狠了。

秦子良感觉自己身后那道伤x突突的,像用烙铁烙过一样疼。

他疼得实在受不住,小声呜咽了出来。


乌恒璟看懂了这发狠的一下,不敢再继续求情。

规规矩矩地报完剩下的四个数。


十下打完。


一道伤痕。





珞凇轻压着秦子良的腰,并未让他起身。


“刚刚你为你子良哥求情,”


珞凇转向乌恒璟,淡道,





“12个字。你为子良又赚了12下。


不必报数了,好好反省思过。”



--------------------

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看到,但实在是没空一一回复了。感谢所有送礼物的小伙伴!你们厚爱了。


我可太爱珞凇这种,表面云淡风轻,内心里是小黑本本一整个记账的性格了。



珞凇打香篆,是因为他累了,想抽根烟,但在孩子面前他很克制,所以点香静静心。也是帮两个小家伙收收心的意思。


-----

字数梗重现江湖!


请问大家,为什么是12个字呀??


竹子,@云川漫步 你还记得大明湖畔小乌欠的账吗?几个月了一直挨不上,只能让子良代替了(无辜脸)。



再次声明,我这是代餐!代餐!请大家多多去正主那里要口粮啊!!!


饿饿,饭饭,喂喂。



踏雪乌蹄无责任番外:珞凇VS小乌和子良

珞凇X秦子良和乌恒璟的双人惩罚


太爱竹子@云川漫步 的踏雪乌啼观海啸了!将从来不写文的我也炸了出来。无奈竹子最近经常咕咕咕咕,宝宝们都快饿晕了,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第一次尝试写文,请多包涵。

里面的细节如有雷同,全部为致敬大佬。


梗:既然竹子最近忙忙忙,就让珞凇和小乌都忙起来吧!(大误)

小乌公司和学校忙的晕头转向。求助子良哥代写论文,之前投的项目也出了岔子,还没敢告珞凇,差点把公司栽进去。

珞凇知道后,当然是一人一顿板子啦。


珞凇:唉,就不能让你们两个小孩凑在一起。


-------------------

深夜,书房。

珞凇身穿西装坐在书桌后,面前放着一个精致的盘式铜篆香炉,香炉旁赫然摆着一根藤条。

他起手将香篆模轻轻放在压好的香灰上,轻提香模,用平日惯用的打火机从香篆一端点起,上好芽庄沉香的清幽之感便缓缓散开,裹着丝丝甜气,令人闻后平心静气。

珞凇行云流水地打完香篆,将打火机“嗒哒”一声摔在胡桃木书桌上。

这一声,惊得地上并排跪着的两个小孩浑身一抖。


乌恒璟捧着戒尺,咬着牙想要控制生理性颤抖的双臂,但乳酸的堆积已然到了极限。

他身后戴着规矩,虽然遥控器还安稳地躺在家居服的口袋中,但异物终究还是不适,不断提醒着他即将要迎接的珞凇的怒火。

一旁,秦子良乖乖地跪立着,高大的身形和已过而立之年的年纪让他不由羞愧地有些脸颊泛红。来之前他换好了舒适的运动装,脑袋耷拉着,不敢有多余动作。

珞凇静静地看着眼前二人,冷脸淡道,


“说说吧,我出差这半个月,你们两个人都制造了什么惊喜给我?”





乌恒璟认为自己最近实在是犯太岁。


正值期末。在被珞凇管教后,从不当回事的期末考变成了悬在头上的利剑,学期初被珞凇压着选了许多选修,课程表排的满满当当。

而逃课这种事,乌恒璟在经历了那次一连七天刻骨铭心,天天肿着红pg哽咽着求先生放过的惩x期管教后,就算是向甜冉借个胆子,乌恒璟也是再也不敢逃了。

集团那边,虽然在珞凇的带领下,乌恒璟已将上上下下主要业务部门摸了清楚,但正处年关,诸多的汇报会议和审批压得他焦头烂额。

就在这时,负责公司投融资的战略投资部又出了乱子,之前下投的一个私募股权项目,近几日有小道消息传出财务造假。

这是乌恒璟和新任投资总监王飞一同看好的项目。

因为行业不被其他领导看好,公司所批下的资金额并不多。但乌恒璟很自信,他想着用这个项目在珞凇面前证明自己的慧眼,得到先生的认可,便仅仅让秦子良在尽调时帮忙一起把了关,内部过投决会等事宜都没有向珞凇详细汇报。

唉,现在这情形,是更不能让先生知道了。


在经历了一天课堂和公司的轮番轰炸后,乌恒璟筋疲力尽地坐在书桌旁。

这时,他忽然沮丧地想起还有一篇经济法记学分的论文三天后截止,而他的进度为,0。

乌恒璟绝望地看着天花板,认为“屋漏偏逢连阴雨”这个词,形容他目前的状态很是贴切。

他明白,以他的课业水平,再怎么肝,都不可能如期完成了。这时候,必须得找个人帮忙了。


自然,他找到了大律师秦子良。


乌恒璟将自己目前的困境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秦子良。

秦子良近几年在律所风生水起,业务水平增长迅速,已然成长为律所的中坚力量,这种大学生的论文倒不在话下。

他担心的,是那财务造假的股权项目。


“真的不要告诉凇哥吗?这事如果真出了问题,不止这项目上市无望,亏钱事小,集团的投资声誉都会受到很大影响,到时候凇哥肯定会知道,而且会对我们的隐瞒十分生气。”

秦子良看着一旁正打电话的乌恒璟,听他给王飞吩咐说暂时不要告诉公司其他人,尤其不必告诉珞总,担心道。

乌恒璟挂了电话,说道,“这项目最开始投的时候,我就没跟凇哥汇报。现在出了事,怎么有脸再去说呀。况且凇哥现在人在国外,远水解不了近渴。”

乌恒璟其实很担心。

他的第六感告诉他,之前项目过审时,珞凇是有意不作多过问,让他放手去做。否则那一叠叠厚厚的过审材料怎么可能瞒得过珞凇。


“那如果凇哥向我问起来呢,毕竟我现在是公司的法律顾问,之前这项目也是我一起参与尽调的。”

秦子良轻皱着眉头。开玩笑,最近一段时间他可是乖得很,十万个不想重温凇哥那令人腿软的管教手段。

“就说你不知情,投资部门的人 口风紧,没听说有什么消息。你平日从不在凇哥面前说谎,他会相信的。”

乌恒璟说道,心里盘算着要如何躲过公司其他人的耳目,尤其是那些反对他的人,悄悄地查查这消息的真实性和严重性,再想下一步应对。



另一边,珞凇也确实很忙,连续高强度的出差已经让他几十天都没怎么着家。现在,又在海外进行着为期15天的考察,实在分不出太多精力顾及小孩。

那个股权投资的项目,他当然知道了。

他在等待,等待看小乌打算什么时候向他坦白。

每晚的视频聊天中,小孩一直表现的很淡定,问及最近公司有什么难事时,乌恒璟也直摇头说一切正常。

珞凇心里思量着,孩子大了,确实也应该给他一些自己处理事情的空间。

直到他接到公司财务总监的急电,说这个项目不知为何,被监管盯上,已经下了问询函。公司内部审计中也发现之前尽职调查中存在诸多纰漏,按照内控标准本不该过会,闹的公司沸沸扬扬。

珞凇面无表情地听罢,思考觉得这事情再由着小孩办下去,后果可能不好收场。便简单交代了几句,说剩下一切事宜等他回去再议。

挂下电话,他安排妥当了底下人后续考察的行程,便立即定了晚上的机票回国。



在大厅候机时,珞凇接到了乌恒璟辅导员的电话。

之前举手之劳帮辅导员父亲看病,辅导员致电回谢。珞凇边聊着,想起近期工作太忙,都很久没问乌恒璟的功课,便不禁多聊了两句。

“小乌这孩子很优秀,这学期虽然选的课多,但刚判出来的经济法论文,还拿了90分呢。”

“是吗,多亏老师您费心了。论文您方便问我要一份吗?我一起看看。”

珞凇只想着,马上期末了,功课还是要抓一抓。正好通过论文,了解下小孩的学习进程。

一看论文,标题是《从经济法的古典与现代修订试论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珞凇有些疑虑,这不像是目前乌恒璟的经济法水平能论述的,再看内容,倒有些像是秦子良的行文风格。

珞凇心下了然。


小孩子,还是要按时敲打。



临上飞机前,珞凇拨通了乌恒璟的电话:


“我今晚的飞机9点落地。在此之前,我希望你专注完成一天的功课和工作,没有完成的在备忘录中注明进度。

晚上9点到9点半去洗漱,9点半准时请了你的戒尺和规矩,通知秦子良,一同在你的书房跪省。我希望你们全程保持安静,认真反思,好好梳理下我出差期间你们两个人的所作所为。

乌恒璟,我有必要提醒你,收起你的小心思。撒谎,在我这里,是上下两张嘴并罚的。”



------------------

不写文不知道,我竟然是个话唠…

原本打算就写个一两千字的小短片,当个竹子咕咕时的代餐,没想到…2500字了,这两个小孩儿还完好无损地跪在那儿!!珞凇,你是不是不行!

竹子如果喜欢,我就在上班摸鱼时肝一把吧…


请大家都去看竹子@云川漫步 的海啸系列!香飘万家!!